月在文化广场观剧时的邻座观众

当她回到座位时,我突然有种想认识一下这位姑娘的冲动,于是问道:“你是在校学生呢还是已经工作了?”她转过脸,冲我嫣然一笑,反问:“你看我像在校学生吗?”我于是看着她的眼睛说:“像啊

”这时我注意到她的脸上似乎长着几颗青春痘

的一年前的10月18日,我在文化广场剧场观赏了第十三届上海国际艺术节开幕演出舞剧《水月洛神》,在两个多小时的观剧过程中,我密集地经历了可以预期和不可预期的大量事件时隔一年,那两个小时中的经历和感受,那一幕一幕依然深深铭刻在我的脑海中

2011年10月,为了欣赏平时极少有机会亲眼观赏到的舞剧艺术和增加一次舞台摄影实践机会,我提前购买了一张第十三届上海国际艺术节开幕式演出舞剧《水月洛神》的公益票18号那天和往常一样,我乘班车从单位回到市区时已接近晚上7点,于是为了赶上7点一刻即将开始的演出,我决定打车赶去文化广场,不过和往常不一样的是,我在前一天晚上睡了个好觉,因此那天精神状态特别好可能因为文化广场剧场是2011年新建的文化演出场所,出租司机竟然不认识,我只好给他指路,其实我也是头一次去那里看戏,只是很早前就知道96路公交车沿线有个叫文化广场的地方不过赶到的时候还是稍迟了两分钟

我的公益票上的座位是三楼7排32座,进去的时候观众席照明灯已经熄灭,于是管理员示意我在第7排随便找个位置坐下来这时我发现这一排座位非常空,中间连续好多个位子都空着,只有一个位子上孤零零地坐着一位姑娘这姑娘穿着一件灰白色的毛衣,扎着一条马尾辫,额前没有留刘海,纯色的头发没有染过或烫过的痕迹,鼻梁上架着副金属边框的眼镜,没有佩戴任何饰物 姑娘目测和我年龄相仿,神态气质则颇似十九世纪俄国名画《无名女郎》中的女子我记得那天自己上身穿的是一件黄色衬衣,下身则穿着蓝色工装,因为来时过于仓促,都没来得及换我记得当时她座位的两侧都有三四个空位,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到了她旁边的座位上

我看到她当时正在翻看一本舞剧《水月洛神》的宣传册,就问她这个是从哪儿领的,她回答是在入口处领取的她的声音称不上甜美,但圆润而富于感染力,万拱柔和中稍稍带着几分醇厚,普通话讲得很标准,总之,那是一种我非常喜欢的声音因为当时观众早已坐定,我不想再返到入口处去领,就问她能否借来看一看,她很爽快地答应了我事先并未对要看的舞剧做太多功课,只隐约知道这部剧是取材于东汉末年丞相曹操之子曹植与曹丕之间的权力斗争和“三角恋”故事的我翻开那本制作精美的宣传册,当看到这部剧女主人公的名字“甄宓”时,不太确定后面那个字的读音,于是问她这个名字怎么读,她说那字读作“zhen”,我说我指的是名字后面那个字,她说那应该读作“mi”吧“那么整个名字读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