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不敢说它沙龙会的故事

抚台街洋楼,当地人称「石头厝」,是在郝龙斌担任市长任内修复的,2009年重新啓用,古蹟活化定位为「台北摄影中心」。

抚台街洋楼,当地人称「石头厝」,是在郝龙斌担任市长任内修复的,2009年重新啓用,古蹟活化定位为「台北摄影中心」。

开幕时闹热滚滚,文化局长讲了落落长的一大段刘铭传与抚台街历史渊源,被网友乡民kuso了一番,因为「抚台街」是沿用日治时期1900年的市街改正计画,因着清领时期为巡抚官署所在,而将今日忠孝西路、武昌街、博爱路所围街廓定名为抚台街,既已一次回路恢复日治古蹟,又延用日式地名,再将刘铭传「牵拖」出来以制日,这实在很滑稽。

刘铭传在清廷当官,从汉人的角度看,也算是个大汉奸,否则郑成功为什麽要反清复明,孙文又何必「驱逐鞑虏,所以不管沙龙会是清领或日治,台湾统统算是被异族统治,不如就叫「延平南路26号石头厝」,这才符合民族意识、国格尊严吧?

刘铭传自1885出任台湾巡抚,1891年告老还乡,办理洋务有褒有贬,前几年和实际的统治者官拜台湾道的刘璈斗得你死我活,且因「开山抚番」欺诈诱杀原住民,招致胡适的父亲,曾任台园林保留地东直隶州知州的胡传为文严厉抨击;暴敛横征,更导致彰化乡绅施九缎起义造反,可是北市府偏偏就爱把台湾的现代化归功於刘铭传,他於台北北门街、西门街等处,开凿深井供水,就被吹捧为「台北公共给水之开始」,宛似台湾自来水之父,实则台湾为瘴疠之地,挖井是给官员享用的,一般庶民自然没得「孝孤」;附近的台北邮局更把刘铭传开办以方便徵税为目的之邮务,说得好像是台湾邮政元年

,台湾史专家庄永明写了一本《正港台湾人》,将「不论是随着西方资本主义而来的传教士或音乐教室探险者,或者是跟日本帝国主义者的统治而来的日本学者或技术官僚,他们心系台湾、建设台湾,奉献给台湾的不只是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岁月,他们为台湾人服务、为台湾乡土尽心尽力,任劳任怨、无怨无悔」因此以「正港台湾人」称之,应是名正言顺,书中收录5位英国人,加拿大和德国各1,日本则有13位,没有谎言、不曲解历史,这才是老老实实教育下一代的好题材!

作家就是要靠卖书维生,鼓励鱼夫创作,恳请收藏鱼夫新书《台北城?城内篇》,打通电话就有专人服务,请看下图说明。

应变片常感谢您对鱼夫的爱护,所有我的着作,您都可以直接向政大书城台南店选购,只消打通电话过去指定书名,包含签名、优惠与运送等後续工作均可一并服务,电话为: 06-2 如有任何问题,您仍可留言向我反应。